养老考察

养老2.jpg


日本养老产业研究与借鉴

  

  日本是全球老龄化率最高、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早在1970年日本便步入了老龄化社会。1970年日本拥有65岁老年人口739.33万人,占总人口比例达到7.03%,达到老龄化社会标准,到2013年,这一比例攀升到25.08%,即4个日本人中就有1个为65岁以上老人。


一、成熟的养老保障体系

1575011318856626.png

  老龄化问题给日本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也促使日本较早就开始养老保障体系的研究和建设,通过多项举措和设计,日本社会的养老保障体系已经基本成熟,形成了养老年金保险制度、介护保险和长寿医疗保险的“一体两翼”格局。

养老年金保险制度

  日本从2000开始实施养老年金保险制度,经过数十年发展,日本形成了三个层次的养老年金保险制度。

  第一层次是国民年金。1961年开始全面实施《国民年金法》,日本进入了“全民皆年金”。要求凡20岁以上60岁以下全体国民,都必须参加国民年金保险,分为养老年金、残障年金、寡妇年金、母子年金和遗孤年金5种,其中的养老年金是养老保险的基础,覆盖全体国民。

  第二层次是与就业收入相关联的雇员年金制度。按照加入者职业的不同,又可分为厚生年金和共济年金,其中覆盖5人以上私营企业职工的年金称为厚生年金,而国家公务员、地方公务员、公营企业职工、农林渔团体雇员、私立学校教职员工参加的年金则统称为共济年金。截至2008年底,厚生年金加入者为3379万,共济年金保险加入者为457万。凡是加入第二层者全部自动加入第一层国民年金。第二层次的养老保险是对国民年金的重要补充,与个人的收入报酬挂钩。前两个层次的养老保险统称为公共养老金制度,由政府统一运营,是日本社会保障的根基。

  第三层次是可以任意加入的养老年金保险。主要是私人机关经营管理者的职业养老金或公司养老金,包括厚生年金基金、适格退职年金、国民年金基金等种类,加入的条件是以加入了第一、第二层次养老保险为基础。至2008年底,厚生年金基金加入者为525万。

公共养老金支付状况

  国民年金区分3类不同被保险者。国民养老金的被保险者分为第1号被保险者、第2号被保险者和第3号被保险者。

第1号被保险者主要是20岁以上60岁以下的私营业者、学生、无业者等自营业者,被保险者自己办理加入手续,支付定额的保险金。

第2号被保险者,是同时加入厚生养老金或共济养老金的民间被雇佣者、公务员等被雇佣者,加入手续和保险金的支付,全部由企业(公司或企业)办理,企业负担保险金的一半。

第3号被保险者是被第2号被保险者扶养的配偶。扶养者加入的厚生养老金或共济养老金,以向包含被扶养者部分的国民养老金提供资金的形式,承担必要费用,所以第3号被保险者不需要直接支付保险金。

  厚生养老金、共济养老金按工资比例负担额度。公共养老金保险金的国民养老金(第1号被保险者)是定额的。厚生养老金和共济养老金按照工资比例(包含奖金的总报酬),从中以筹集金的形式负担国民养老金第2号3号被保险者保险金相当的额度。从保险金、国库负担以及公积金的运用收入中,支付老龄养老金、残疾养老金、遗属养老金。

介护保险制度

  以德国为范本,《介护保险法》2000年4月实施,目的是通过鼓励原宅养老,以减轻医疗机构入院负担。老年人需要照护的程序被分为7级,在经过医疗机构认定后。申请人通过与照护援助顾问商谈。讨论援助、照护服务项目的设计,最后向政府申请并领取相应等级的“介护保险证” 。

  介护保险制度主要的参保对象是两类人群,第一类是65岁的人群,第二类是40-64岁已经参加医疗保险的人群,其中第一类人群被纳入强制性保险,而第二类人群则是申请被保险。保险金的缴纳因参保人所属的类别不同,缴纳费用的比例也不同。

  目前日本介护保险的特别之处就在于缴费上采取“税收+保险金”的形式,以此来保证介护保险财源的稳定。整个保险金是各个市町根据自身的经济财源制定的。如果市町税源较充实,可以提高介护保险金的水平,提高税收所占的比例。主要包含两部分。

  一部分是国家税收支付50%,其中中央政府承担25%,地方两级政府(都道府县、市町村)各承担12.5%。

  一部分由个人支付,其中第一类人支付20%,第二类人支付30%。其中对于第一类人,直接从养老金抵扣90%(90%*20%),对于没有养老金的,需向当地政府现场缴纳10%的保险费(10%*20%),对于第二类人,直接从个人的社会保险中抽离出来最为介护保险的基金来使用。

介护保险主要向这两类人群提供居家服务和设施服务,具体包括家庭访问,上门服务,养生指导,对老年痴呆人群的介护,医疗设施的介护、短期入所等服务。

1575011394109235.png


介护保险服务的申请程序

1575011429846741.png


长寿医疗保险

  日本医疗保险为执行强制公立保险制度,针对一般国民和特殊人员均有相应的保险。专门针对75岁及以上老年人制订了后期高龄者医疗保险(长寿医疗保险),由地方后期高龄者医疗广域联合来管辖。



二、居家养老+养老护理的养老模式


  日本的养老服务分为居家养老服务、社区养老服务和机构养老服务。其中居家养老是最符合日本国民观念,也是政府积极提倡鼓励的,是最主要的养老方式。

居家养老

  日本人家庭观念重,很多老人更愿意在家养老。日本养老保险制度能够为老年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可在家中接受服务,包括护理、日间照料等。

社区养老

  社区养老使得老人能够在一直生活的环境中接受养老服务。在相关政策和法律的保障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日本的社区养老服务充分利用社会资源、人才,汇集各方力量向老年人提供福利、保健、医疗等综合性服务,以适应不同身体状况的老年人的需要。内容包括上门服务、日托服务、短托服务(1-3个月)、长期服务(3个月以上)、老年保健咨询和指导服务等。

机构养老

  日本的机构养老,起步早、发展规范,并十分注重对社区的辐射。政府也鼓励养老机构的服务向社区延伸,支持机构在社区设立居家养老服务点,并在资金上给予扶持,让暂时住不进机构的老人也能享受机构规范专业的服务。日本养老机构又可细分为养老福利机构、保健机构、疗养型医疗机构等。老年人通过机构养老,除了可以享受日常照料,还可以接受康复治疗、健康疗养等服务。

  日本养老产业以养老护理为核心。养老产业是一项营利性事业, 日本养老产业内容可划分为六个方面:老年住宅产业、老年金融产业、养老护理服务、医疗福利器械用品、文化生活服务及其他相关产业(老年人生活用品开发、销售等)。其中,护理服务是日本养老产业发展的重点。日本是世界上少数的推出“介护保险”、实行“介护保险制度”的国家,拥有标准化的介护制度,在养老护理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和优势。而养老护理服务又贯穿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全方式。

综合来看,居家养老+养老护理是日本典型的养老模式。

三、日本养老模式对我国养老产业的启示

  居家养老是日本最主要的养老方式,而提供居家养老护理服务的机构数目也众多,日本

  养老服务业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又非常具有地域性,所以呈现出一种分散的产业形态。截止2013年,日本提供日间照料服务的机构为36,000余家,居家养老支持为近36,000家,上门服务的机构为30,000余家,并且越来越多的营利性企业也参与到了这一细分领域,尤其在关东(Kanto)、中部(Chubu)、近畿(Kinki)、东北(Tohoku)这些地区机构更密集。随着日本2000年护理保险制度的推行,企业向保险公司支付税金(属政府财政收入),保险公司向养老服务企业支付90%服务费,其中50%来自介护险费,另50%来自税金,即由政府负担的部分。

完善养老社会保障、养老保险体系

  日本在法律法规、社会保障、养老保险体系上的建设走在了世界前列。日本养老体系层次分明,政府、社会、个人角色清晰,相互配合。同时日本独具特色的介护保险制度对于我国护理保险制度的建立也是极好的案例。

可借鉴居家养老+养老服务的模式

  日本和我国家庭观念相似,均以居家养老为主,同时日本强调养老服务产业的发展也适合我国的国情,具有借鉴意义。

大力培养养老服务专业人才,尤其是介护士

  日本的《介护保险法》规定,在养老机构里,每3位入住者必须配备1名有介护士资格的专业人员。介护士和护士是不同的专业,介护士都是来自大学社会福利护理专业的毕业生,持有2级资格证。日本有着优质的介护士培养体系,为养老产业培养了专业性人才。而专业的介护士人才的短缺正是我国当今养老产业的一个痛点所在,日本在这方面树立了典范。

  因此,完善养老社会保障、养老保险制度,建立系统的专业护理人才培训机制,搭建政府、社会、个人之间紧密结合养老保障体系,从而实现为政府减负、机构价值提升、个人就业等,也是为我国即将步入老龄化社会做好准备。

养老1.jpg

公司简介

事业内容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